为什么游戏工作室总是扎堆在蒙特利尔?

为什么游戏工作室总是扎堆在蒙特利尔?

  什么!?腾讯旗下的天美工作室宣布在蒙特利尔成立了一个新的子工作室?!

  我知道肯定有朋友想说我少见多怪,这消息一看很朴实无华且枯燥嘛,鹅厂在全世界范围内投资、收购、建立工作室都能算“新”闻?

  不过我们今天不谈腾讯在蒙特利尔建立工作室是想搞点啥。如果对于全球的游戏开发商有一定了解的朋友,应该已经发现了这则新闻的槽点:怎么又双叒是蒙特利尔?

  自从育碧1997年入驻这座城市以来,EA、华纳兄弟、动视暴雪、索尼、任天堂、GAMELFOT、SE、TAKE2等等,再加上我们很熟悉的猪厂鹅厂,全世界知名游戏厂商都在这里建立的工作室,蒙特利尔是现在世界上产业最集中的“游戏之城”。

  哪怕你正在参加的项目因为某个原因破产了,在卷铺盖的时候大概率也能接到另一家公司的offer,连家都不用搬明天立马可以上班的那种

  为什么游戏厂商们要把工作室建立在一年中有104天平均积雪1cm厚的北美洲加拿大魁北克省的蒙特利尔市,总不会是因为这里的冬天很冷服务器机房更容易散热吧?

  如果是刚结束高考或者正在准备高考的文科生朋友们,产业集成、规模效应等和区位因素有关的名词应该已经快到嘴边了。

  但你以为今天要做的是一道地理题?其实今天我们要来回顾的是一道历史题。

  前面提到了,第一个在蒙特利尔建立工作室的游戏厂商是育碧,而它在蒙特利尔吃螃蟹的体验却算不上特别好,甚至差点演变成一场“闹剧”,而这一切都起源于一名政治说客Sylvain Vaugeois和他的一次“空手套白狼”。

  上世纪90年代初,制造业和纺织业受限于人力成本开始向第三世界国家迁移,当时已经算得上发达地区的加拿大魁北克省大量民众失业,经济一度陷入萧条,魁北克省和当时的政党魁北克党亟需一场及时的产业转型稳定民心,他们把目光放在了当时还属于高新产业的计算机和多媒体领域。

  这是时代的大背景,而在背景之下,主角Sylvain Vaugeois登场了,作为一个精通英法双语的魁北克汉子,他有每天看TV5(法国电视国际五台)的好习惯,在1997年的一个深夜,他在电视上看到了育碧打得广告,在电子游戏这片蓝海市场里遨游了不过才10年的育碧,已经在前一年正式上市募股,并且准备拓展国际市场,第一站就是北美。

  Sylvain Vaugeois敏锐地嗅到了商机,怀揣着希望,他先是在政府中提出了名为“美居计划”的方案,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我拉到了全球第四大的游戏开发发行商育碧入驻魁北克,他们还计划在这里创造500个工作岗位,相信在这帮法国佬的带领下,咱魁北克的经济一定能重振起来,代价?5年里每年给每名育碧员工25000加元的补贴就行了,简直稳赚不赔!”

  但当时的魁北克政府以“费用太高”为理由,驳回了这项计划。Sylvain Vaugeois并没有死心,他来到了育碧总部,也带去了一个好消息。

  “嘿!听说你们在北美寻求合作伙伴!咱蒙特利尔可是世界第二规模的法语圈城市,只要育碧愿意入驻魁北克,并能创造500个就业岗位,咱们政府会给每个育碧员工每年25000加元的补贴,一共给5年,简直稳赚不赔!”

  这时候问题出现了,所谓的政府补贴其实是一张空头支票,Sylvain Vaugeois的“美居计划”已经被驳回了,承诺给育碧的 25000 加元的补贴也不属于任何现有政府计划的一部分,甚至于在后来对魁北克省财政部长Bernard Landry的采访中,他提到了当时魁北克的振兴经济的目标是发展高新产业,电子游戏只是讨论项目的其中之一而已。

  当然,这种低级谎言在育碧和魁北克政府两方会谈的那天很轻易地被戳破了,魁北克政府觉得25000加元太贵了,育碧那边只是想拓展北美业务,这家不行就换下一家,双方相互都不想让步,磋商陷入了僵局。

  作为一个“政治说客”,Sylvain Vaugeois也翻开了他巧嘴之外的第二张王牌—人脉,前面提到的魁北克省财政部长Bernard Landry其实和他私交甚密,为了自己的朋友,Bernard Landry不得已带着这个计划向加拿大政府寻求帮助,最后,在一番运作之下,加拿大政府同意了为分担每人每年10000加元的补贴,魁北克省政府每年只需要付15000加元的补贴,其中一部分补贴体现在免税上。

  育碧如愿以偿拓展了自己在北美的业务,魁北克也喜获发展高新技术的第一批生力军。派克大楼,以前是约翰W派克衬衫和服装厂的所在地,于 1997 年成为育碧蒙特利尔公司的总部。

  虽然Sylvain Vaugeois这种“空手套白狼”的行为为我们所不齿,但从结果上来看,他做的这件事确实推动了魁北克产业转型和育碧拓展全球市场的双赢,而且作为一个中间商,他可是一毛差价都没有赚啊(作为项目发起人,他只收了育碧发的“薪水”)。

  ▲比较遗憾的是,这个“蒙特利尔之父”在2003年已经去世了,享年46岁

  在入驻蒙特利尔后,育碧却并没有立马开展自己征战全球市场的工作,事实上,精明如它在一开始的那几年确实有点骗政府补贴的味道,因为工作室成立之初只有50名员工,一半来自育碧的总部,另一半则是当地政府塞进来完全不懂开发游戏的年轻人。

  这也导致了育碧蒙特利尔初期,只做出了《Speed Busters》《唐老鸭:英雄救美》和几款基于Playmobil系列玩具的小游戏,将将自负盈亏。

  就连2000年招到的蒙特利尔总负责人Yannis Mallat,在加入育碧之前,他的工作是在西非帮助当地农民,改善他们的作物和生产模式,来到育碧蒙特利尔之后,他也开始兢兢业业地教员工种土豆…

  …不对,是开发游戏。

  不过,Yannis Mallat也有一个大家更熟悉的头衔—《波斯王子:时之沙》的制作人,从2D横向卷轴变成3D半开放探索,融入了跑酷等杂技式的动作元素,《波斯王子:时之沙》大刀阔斧的改革换来的是商业和玩家口碑上的大获成功。

  在同时期,育碧也收购了当时制作《汤姆克兰西》系列的“红风暴”工作室(Red Storm Entertainment),并把下一作《汤姆克兰西》的开发权交给了蒙特利尔工作室,他们交出的第一份作品是《汤姆克兰西:细胞分裂》,这一次育碧蒙特利尔又赌对了,《细胞分裂》既叫好又叫座,借着这次成功,育碧蒙特利尔还开发出了《彩虹六号》《幽灵行动》等知名子系列。

  2004年,蒙特利尔旗下一个小团队创造了《刺客信条》,2005年,《孤岛惊魂2》被交到了蒙特利尔的手上,2009年,蒙特利尔开始了《看门狗》的研发,项目预算6800万美元。

  在育碧的努力下,蒙特利尔工作室所在的Mile End 地区从一个低租金地区转变为一个商业中心,拥有新的企业、商店、餐馆和其他吸引年轻劳动力的景点。

  见到了成果,魁北克政府也更加放开了胆子进行投资,给育碧蒙特利尔追加了多次补贴,2005 年,魁北克政府给育碧500 万加元用于扩张,预计 2010 年员工人数将达到 2,000 人,在2007 年,育碧蒙特利尔已有1,600 名员工,政府又将补贴增加到1,900 万加元,以达到 3,000 名员工。不到20年时间,育碧蒙特利尔已经成为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游戏开发工作室之一,可以同时进行《汤姆克兰西》《刺客信条》《孤岛惊魂》《波斯王子》《看门狗》《荣耀战魂》等游戏的并行开发。

  育碧蒙特利尔成为了育碧旗下最大的“罐头”生产基地。

  之后的故事就简单多了,政府大力补贴,育碧将魁北克省乃至加拿大的人才都虹吸到了蒙特利尔,影视特效、动画、音乐、音效、软件和培训等周边行业也因游戏产业的蓬勃发展而受益,稍微花点钱,就能组建起一支有着成熟开发经验的团队,其他游戏厂商在这里就和“随时拎包,入住天堂”一样轻松。

  所以现在,这座只有160万人的小城,游戏从业者却已经超过了15000人,再加上1.7万名信息科学在读生、2300名艺术生和3300名游戏学科在读高中生,蒙特利尔已经变成了许多游戏从业者心目中的“梦想之城”。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